博物馆玩数字藏品究竟图什么?

近年来,数字藏品(指使用区块链技术,对特定的作品和艺术品生生成唯一的数字凭证)可正所谓是风生水起,在艺术品、动漫、文创等诸多领域破圈落地,受到年轻一代网络受众追逐热捧。


放眼世界,许多艺术品拍卖企业、艺术家甚至国际体育赛事都开始试水数字藏品,相较于海外NFT数字藏品市场,国内的数字藏品交易价格是更为亲民,所以在国内数字藏品的圈子大部分都是年轻人。


打造出.jpg


在此背景下,以“收集、保护为目的向公众展示人类活动和自然环境的见证”为基本功能的博物馆很快成为数字藏品的重要应用场景。截至2022年,大英博物馆、乌菲兹美术馆、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等国际知名博物馆陆续推出“数字藏品”,国内已有20多家博物馆参与,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、上海博物馆、南京博物馆、湖北省博物馆等。合作平台还包括蚂蚁(鲸探)、腾讯(幻核)等多家巨头互联网公司。在操作方式上,博物馆的“数字藏品”更倾向于使用三维藏品的三维建模作为铸造的基础,部分美术馆也选择平面作品进行铸造,表现形式有音乐、动画、游戏、皮肤、手办等。


7567.jpg


总的来说,“数字藏品”依然是小众的新奇事物。博物馆的数字藏品一旦开售,基本都非常火爆,上线秒售罄。从文化创意产业和文化遗产保护的角度来看,博物馆发展“数字藏品”可以进一步拉近公众与博物馆和文化遗产鉴赏的距离,对于满足公众文化鉴赏需求、培养文化自信具有积极意义。从属性上看,博物馆依托区块链技术发行的“数字藏品”,本质上是一种数字文化创意产品,类似于依托馆藏信息的实体文化创意产品的生产和销售。实物文创产品被视为传播文化、加深观众对博物馆的了解、增加博物馆收入的重要举措,一直被博物馆的职业道德所认可。“数字藏品”是指借助区块链技术,对藏品的数字信息进行再创作,形成产权的数字化艺术作品。它与实体文化创意产品具有相同的商品属性,可以流通。“数字藏品”和藏品本身分属网络和现实两个世界,在功能上是互补的。作为时空交汇的产物,藏品本体是“数字藏品”不可替代的。然而,“数字藏品”存在于无限的网络空间。借助便捷的信息传播手段,可以有效扩大文化遗产在网络世界的影响力,进一步提升人们的实物收藏意识,促进“让文物活起来”的实现。对于博物馆来说,也具有与文创产品一样的文化经济效应,有利于向网络受众传播博物馆文化。扩大馆藏可以看作是博物馆知识共享活动的延伸,是文化传播的新路径。


786.png


“数字藏品是一个不断进化发展的概念,其内涵还在不断丰富。尝试用数字化思维推动生物文化旅游的发展,同时更加关注文物的数据安全和金融风险。”对于“如何‘蹭热点’,理性推进博物馆数字化”的问题,在热潮下,博物馆始终保持“冷思考”,借用新技术、新概念,充分发挥藏品的教育功能,抓住机会宣传藏品,尤其是吸引年轻人。


"数字技术是对博物馆传播的丰富和补充",无论是主动尝试还是被动参与,NFT数字馆藏带来的新的文化创意形式,都是以一种更年轻化的体验方式传递传统文物。“这是博物馆融入社会力量,释放自身力量的积极信号。”


数字藏品是历史文物的独特标签。一方面可以更广泛地宣传中国的历史故事,让很多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以数字化的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,让人们有机会观看和收藏。另一方面也为博物馆或艺术家重新分配话语权,为当地带来可能的收益预期,促进经济和旅游业的发展。单纯看数字作品肯定是不够的。总会有人想亲眼看看。这是历史文物数字化最重要的价值之一。